新聞中心
NEWS

行業新聞
【媒體資訊】惠程科技,逐鹿大玩家時代
2020-05-07

文章來源 | 市界

圖片來源 | 市界

文章作者 | 賈琦

3月,世界衛生組織(WHO)聯合多家游戲公司發起活動“Play Apart Together”,在全球范圍倡導,希望大家可以盡可能地呆在家中,多玩游戲。

隨著生活節奏的持續加快,人們越來越難以抽出時間來進行面對面交流,就算沒有疫情,這一趨勢也已經日益明顯。

交流線上化,精神寄托虛擬化,在這個時代成了一種新常態。

有人說:“疫情隔離時,全世界都像一個夢,唯有游戲是真實的;而復工上班后,全世界都真實了,唯有游戲像一個夢。”

對于很多人來說,游戲已經不再是殺時間娛樂工具這樣的簡單存在,而是空虛時的情感寄托,疲憊生活中的遁逃之所。

截至2019年12月,中國主要游戲公司游戲數量為259款,手機網絡游戲網民數量為5.28億人,全年市場銷售收入為2308億元。

01

戰略轉型

2016年,惠程科技控制權發生變更,控股股東變成信中利的子公司中馳極速體育文化發展有限公司(后更名為中馳惠程企業管理有限公司,以下簡稱“中馳惠程”)和共青城中源信投資管理合伙企業(有限合伙)。

隨著股權結構的變化,整個企業的戰略也發生巨大改變。在找尋新的增長動力的驅使下,2017年2月,惠程科技以13.83億元現金收購成都哆可夢網絡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“哆可夢”)。并以此為標志,開啟相關戰略轉型。

4月29日晚間,惠程科技發布2019年年度業績公告,報告期內公司營業收入為10.92億元,凈利潤為1.34億元。從公司2019全年業績表現來看,2019上半年凈利潤為5722萬元,下半年凈利潤為7772萬元,環比增長35.82%,業績呈現半年度穩步遞增的趨勢。

除了業績增長有充足保證以外,惠程科技還積極履行了回購承諾:報告期內,公司集中競價交易方式回購公司股份1776萬股,約占目前公司總股本的2.22%,支付總金額為1.47億元,及時為自己的投資者們帶來回報。

如今,在產業經營和資本運營協同發展的理念下,惠程科技已經逐步形成了“互聯網游戲”、“高端智能制造”并參與“投資”的多業務板塊支撐格局,而在其中,游戲業務又以71.79%的營收占比,占據著絕對主力,標志著戰略轉型已成功完成。

除了宏觀業績表現,關于哆可夢的收購承諾兌現,也在某種程度上說明了惠程科技戰略轉型的成功。

在收購哆可夢之初,交易雙方承諾哆可夢在2017年~2019年每年實現的凈利潤分別不低于1.45億元、1.88億元、2.45億元。此前,哆可夢2017年、2018年的業績均已達標。作為承諾期的最后一年,2019年的哆可夢能否同樣圓滿完成相關任務,也是業內對此次年報的重點關注內容之一。

在公告中我們看到,2019年度哆可夢扣非后凈利潤為2.53億元,業績承諾完成度達到103.61%;總量來看,2017年度至2019年度累計實現扣非后凈利潤總和7.25億元,業績完成度達到125.43%。

哆可夢完成了承諾,惠程科技也完成了戰略轉型。從制造業到互聯網游戲,從2B到2C,從重到輕。外界看起來無比驚險的物種跨越,在按部就班的節奏下,成功達成。

02

游戲逢春

商業叢林中,很多時候選擇本身要大于執行。

對惠程科技而言,其戰略轉型得以成功的重要原因,離不開國內近些年互聯網游戲行業本身的突飛猛進。

過往的三年時間里,游戲行業正在經歷粗放式增長的最后階段,在這一階段中,整個行業的主要驅動力還是來自于移動互聯網用戶紅利、使用時長空間以及付費深度的挖掘等宏觀原因的整體驅動。

數據顯示,2019 年中國游戲市場整體收入2330億元,同比增長8.7%,其中移動游戲整體收入為1514億元,同比增長13%,增長空間依然廣闊。

2020年,受新冠疫情影響,游戲行業作為“宅經濟”的代表產業,迎來了爆發式增長。伽馬數據《Q1移動游戲簡報》顯示,2020年Q1中國移動游戲市場實際銷售收入超過500億,同比增長超過40%,成為2018年以來單季增速最高的一季。

疫情防控期間,對隔離在家的大多數人而言,游戲成為了一項重要的精神娛樂寄托選擇。同時,由于疫情防控期間正值春節,出于節日社交的剛需,人們的溝通聯系大規模從線下轉移到線上,而游戲正是線上社交的重要工具之一。

在這樣的大背景下,惠程科技的2020年Q1業績,自然也不會差。

4月29日晚間,惠程科技同時發布了2020年一季度業績報告,報告顯示今年一季度,惠程科技營業收入為3.34億元,同比增長50.78%;凈利潤為2769萬元;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為1.37億元,同比增長203.59%,態勢強勁。

對此業內人士表示,今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間,游戲行業一季度景氣度普遍很高。惠程科技作為A股網絡游戲板塊的新秀,隨著新游戲不斷上線,將會為公司業績增長帶來持續發展新動能。

03

未來可期

在過去三年里,游戲行業正在經歷粗放式增長的最后階段。

而早已認識到這一現實的有關部門,也同樣早早做了準備,為國內游戲行業的健康可持續發展,出臺了一系列相關政策。

其中最著名的莫過于2018年的版號凍結事件,經過一段時間的整改調整后,游戲獨立化精品化的趨勢已成行業共識。

版號重啟審批發放以來,總量控制的態勢比較明確。2020年Q1共發放國產游戲版號309個,相較2019年Q1的794個大幅回落。監管層通過控制總量,引導行業產品創新與品質升級的意圖也較為清晰。

此外,2020年2月的又一新政改革,再一次震動了整個行業:蘋果App Store、字節跳動旗下穿山甲等流量運營平臺,響應有關部門號召,相繼要求游戲廠商提交包括“網絡游戲出版物號(ISBN)核發單”在內的多份資料,期限為 2020年3月6日24時。

在過去,對游戲廠商來說,“買量模式”已經成為最主流的一種推廣方式,優秀的買量能力對于游戲流水的沖高起到了重要作用。而上述改革將執行更為嚴格的買量準入管控,不合規的中小游戲公司很有可能因此退出市場。

但是,這對行業整體以及惠程科技來說,卻是一個好消息。

早在2017年,哆可夢早就開始布局自研及定制獨代游戲,目前擁有豐富的產品儲備,也完全獨立掌握這些產品的發行權,同時哆可夢內部有專門團隊負責申請辦理版號,建立了規范、成套的操作流程,擁有豐富的版號申請經驗。

在整改之前,游戲行業中存在著諸如“馬甲包”這樣的灰色地帶。部分不正規的游戲廠商,有時候會利用應用商店規則漏洞,通過技術手段多次上架同一款產品。而隨著整改的進行,這些沒有自身產品儲備,依靠“馬甲包”來做流量運營的小型發行商,未來的生存空間必將經受進一步擠壓。

不同于其他行業,游戲產業中滾雪球效應十分明顯,以三七互娛為例,該企業去年至今年推出的《一刀傳世》、《斗羅大陸》、《精靈盛典》等新游戲,都是基于以前頁游的《大天使之劍》迭代出的新產品,而網易公司手游端運營良好的《夢幻西游》,更是從PC時代就已經存在的“上古”IP。

換言之,對現階段的國內游戲廠商來說,如果沒有足夠的產品儲備,現在再來布局相關的產品線可能已經遲了。因此,在未來游戲市場新一輪的洗牌過程中,競爭者的數量將會進一步減少,隨之而來的買量成本的下降,也會對留下來的企業形成利好。

哆可夢作為惠程科技互聯網游戲領域的主體公司,一直以來為惠程科技貢獻了主要的營業收入。財報顯示,2019年度,惠程科技游戲業務收入7.84億元,占總營收比重為71.79%。這意味著,倘若哆可夢繼續保持眼下的業績增長,惠程科技的營收也將得到對應保障。

此前,在一次“讓游戲成為創造美好生活的文化力量”的主題會議中,有關部門的領導講道:“希望廣大游戲企業精確定位方向、精心打磨產品、力戒浮躁風氣,用好每一個版號資源,做一款是一款、做一款精一款。要緊緊扭住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這條主線,堅持差異化、品牌化發展路子,努力提高原創能力,開發更多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優質產品。”

清楚表明了精品化、自研化的改革方向。而誰可以捕捉到下一個時代趨勢,誰就有機會在新一輪的行業洗牌中脫穎而出。

此外,為了緊抓5G時代機遇,惠程科技在公告中提到,哆可夢正在積極布局云游戲平臺,并且對哆可夢在未來的3-5年內保持業務的繼續高速發展具有較大信心。

現有基礎部分,惠程科技已有自有游戲平臺,在發行和平臺運營上已具備一定經驗,轉云只需在技術層面上進行升級,將游戲算力上云即可;其次,在公司內部,云游戲研發能力將被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,哆可夢以成都為研發總部、廣州為發行總部的“雙核”模式,有助于實現兩地協同發展,搶先發力云游戲賽道。

而在哆可夢之外,惠程科技還有著其他的業務布局。

獨立游戲領域,惠程科技籌劃與游戲頭部企業騰訊建立戰略聯盟,加入騰訊扶持獨立游戲的“翼計劃”,共同發力獨立游戲市場;此外,對新銳游戲發行公司芝士星球的投資,也表明了對國內獨立游戲發展的支持。

出海方面,惠程科技也籌劃在美國和日本設立全資或者合資游戲研發、發行公司,截至2019年報告期末,日本子公司鏈接世界株式會社已完成設立工作。

近些年來,中國的游戲行業從無到有,已然成長為一棵參天大樹。而經過多年的發展,該產業的驅動力也隨時間有著不同的變化,從最初的人口紅利驅動發展到了近幾年的流量驅動。

在眼下,決定一家游戲企業的盈利能力的第一要素或許依然還是其流量挖掘、買量運營的能力,但隨著整改的進一步深化,我們有理由相信游戲質量的精品程度將成為下一個決定成敗的關鍵。

而大力投入研發、高度重視獨立自研的惠程科技,很有可能在未來的競爭中占據不可忽視的一席之地。

版權所有:深圳市惠程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2015 粵ICP備14063004號-1
看黄子片免费